开源新闻短文资讯

生成式AI浪潮因他引爆,一文回顾OpenAI与奥特曼的故事! ChatGPT还有什么可能?

ChatGPT成为众人焦点,世人对AI的担忧与恐惧同样落到了他们身上。 OpenAI的执行长奥特曼究竟抱持何种理念,也成为外界亟欲得到的解答。

2015年成立的OpenAI,在ChatGPT暴红后成为众人焦点,世人对人工智能(AI)的担忧与恐惧,同样落到了他们身上。 身为OpenAI的执行长,山姆. 奥特曼(Sam Altman)究竟抱持何种理念,也成为外界亟欲得到的解答。 4月22日是奥特曼的38岁生日,《数字时代》以此回顾在生成式AI当红的此时,ChatGPT如何引爆科技巨头AI大战? 目前有哪些AI工具可以帮助工作现场? 我们又该如何理解AI之于人类?

短短几个月,世人对ChatGPT的惊叹,发酵成了对AI技术的恐惧。 由特斯拉执行长伊隆. 马斯克(Elon Musk)、苹果共同创办人史蒂夫. 沃兹尼克(Steve Wozniak)等重量级人士联署的一封公开信当中,要求全球暂缓开发更先进的AI技术。

「我认为谨慎行事和提高安全标准很重要。」 身为风暴中心的OpenAI执行长山姆. 奥特曼否定了暂停AI发展的作法,「但我不认为这封信是问题解答。」

OpenAI的起源:一场私人晚宴酝酿成形,为AI民主化而生

从小到大,奥特曼一直认为AI终有一天会实现。 他童年印象最深刻的记忆之一,便是他玩着8岁生日收到的麦金塔电脑时,忽然意识到「电脑总有一天会懂得思考」。

或许正因为对AI的来临深信不疑,他决定及早做好准备。 2015年,时任创投公司Y Combinator总裁的奥特曼在牧场风高级饭店Rosewood Sand Hill举办一场私人晚宴,与参加贵宾讨论Google收购DeepMind后,可能将率先打造通用人工智能并垄断这项技术,于是他决定成立一间与之对抗的非营利组织,觥筹交错间OpenAI酝酿成形。

当时的与会者包括马斯克、时任Stripe技术长的格雷格. 布鲁克曼(Greg Brockman)等多位科技界风云人物,两人后来也位列OpenAI的共同创办人名单。

OpenAI执行长山姆. 奥特曼(Sam Altman)对AI深信不疑,也打造出chatGPT这样席卷全球的产品。


然而这为AI民主化而生、致力打造安全技术的机构,如今却引爆AI竞争。 「今天我们推出了ChatGPT,请尝试在这跟它说说话。」 去年11月,奥特曼在推特上揭晓的聊天机器人成为一切开端。 ChatGPT在短短两个月突破1亿活跃用户,成为史上最快达到此成就的服务,原先是非营利组织的OpenAI,更水涨船高身价逼近300亿美元。

OpenAI爆款产品引发人们对AI的恐惧,奥特曼怎么看ChatGPT?

尽管不乏批评此举可能导致AI发展走上歧路、加剧假消息散播的声浪,尤其OpenAI在2019年成立营利公司,至今与微软敲定上百亿美元的投资,人们担忧商业化的作法可能导致AI发展覆水难收,但奥特曼认为,与其闭门造车,不如按部就班与外界共享,如此一来每个人更能理解如何应对风险,「正确的作法就是开放人们参与、探索这些系统, 研究它们,学习如何确保系统安全。 」奥特曼表示。

奥特曼对AI并非毫无顾虑,他曾向媒体坦承,很担心模型被用于大规模的假新闻攻击,发表最新的GPT-4时,也强调花费超过6个月进行安全研究,大幅降低出错机率后才与世人见面。 实际上,OpenAI更为此准备好一道保险,在与微软等投资者的契约中,非营利组织董事会拥有关闭已推出AI技术的权力。

通用人工智能──具备与人类同等智能、甚至超越人类智能水平的AI,是OpenAI及奥特曼投入AI研究的终极目标,不过他们的愿景更进一步──确保这项技术造福所有人类。 在通用人工智能实现的乌托邦未来里,人们将从枯燥的工作中解放,能去从事更需要创造力的任务,而AI带来的庞大生产力提升,将使「无条件基本收入」化为现实。

「如果成功创造通用人工智能,这项技术将能透过丰富物质生活、推动经济发展、发掘科学新知,为人类整体带来提升。」 奥特曼在OpenAI官网上写道。

但作为可能加速社会革新的技术先驱,奥特曼自然受到外界更高的审视。 《华尔街日报》指出,有人认为他具有社会关怀色彩的资本主义理念,是领导OpenAI的理想人选,但也有人批评,在硅谷打滚太久的他思维过于商业化,不足以胜任领导这场革命的重责大任。

OpenAI首席执行官Sam Altman被认为是位很善于说服其他人的创业家


站在AI当红的中心,奥特曼是什么来头?

史丹佛大学中辍后,一脚踏进硅谷创业

如同许多创业家的成功故事,奥特曼从小便展现过人的电脑才华,就读斯坦福大学时中辍共同创办社群媒体新创Loopt,一脚踏进硅谷的世界。 Loopt是创业加速器Y Combinator第一批的新创公司,最终以约4,3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绿点公司。

藉由出售Loopt得来的500万美元资金,奥特曼再度创业成立创投公司Hydrazine Capital,将大多数募得的资金通通投入Y Combinator,并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这间加速器,三年后Y Combinator共同创办人保罗. 格雷厄姆(Paul Graham)宣布辞去总裁职务,并指名奥特曼作为他的接班人。

职掌最大加速器Y Combinator,19岁就展现善于说服他人的特质

格雷厄姆认为,奥特曼是位很善于说服其他人的创业家,「即使不是天生具备的能力,至少他在20岁前就完全掌握了,我第一次见到山姆时他19岁,我当时心想『比尔盖兹肯定就是这个样子。』 」

奥特曼的领导下,Y Combinator大幅增加提供咨询的新创公司数量,持续站稳最大创业加速器的地位,而他也在接触加速器与创投的这些时间里,个人投资了Asana、Reddit、Airbnb等多家知名的成功初创。

与此同时,奥特曼也开始担心像DeepMind这样的研究机构可能会催生出危险的AI技术,并与同样担忧AI接管世界的马斯克等人,共同成立了OpenAI作为对抗,同时与包括马斯克在内等多位硅谷大咖,共同承诺将投资10亿美元给这个非营利研究组织。

OpenAI的转向:资金黑洞影响技术进展,马斯克走了、微软来了

然而OpenAI的起步并不顺遂,虽然曾尝试教导机械手臂玩魔术方块、AI游玩电子游戏等方向,但都没有太突破性的成果,2017年甚至一度裁员。 在不断尝试后,最终他们得出一个潜力方向:大型语言模型(LLM)。

但奥特曼坦承,当时的他们完全没有料想到这块领域需要多少资金,「我们对这个计画成本有多高毫无体认,就是现在我们也没有完全弄清楚。」

训练AI模型造成的资金黑洞令奥特曼伤透脑筋,他曾想方设法透过申请政府资助,或者试图发行加密货币等各种手段筹措资金,「没有人愿意提供资金,无论任何方式,那段时期真的很难熬。」

资金短缺连带影响内部进展,使得他与马斯克的关系日渐紧绷,加上特斯拉投入自动驾驶开发,最终两人因意见分歧分道扬镳,马斯克在2018年离开OpenAI董事会。 在这之后,OpenAI高层决定启动营利公司的计划,奥特曼也决定将重心放在AI上,于隔年辞去Y Combinator总裁,成为OpenAI执行长。

openAI曾有段时期资金短缺,连带影响内部进展,马斯克与奥特曼的关系紧绷,最后马斯克在2018年离开OpenAI董事会。


启动营利公司计划没多久,奥特曼便在Allen & Company太阳谷年会上成功向微软执行长萨蒂亚. 纳德拉(Satya Nadella)推销OpenAI,奠定了最初的10亿美元投资,并开始与微软紧密的合作关系。

这笔交易让OpenAI得以续命,以至于现在能够成为AI领域的领头羊,却也让奥特曼背负了外界对转型营利公司的质疑与骂名。 甚至他也一度为此感到迷惘,接受《纽约时报》记者凯德. 梅兹(Cade Metz)访问,谈到接受微软资金发展通用人工智能时,他不禁自我怀疑,「我做得对吗? 还是我根本是个坏人?」

「OpenAI是为了对抗Google,作为一间开源、非营利公司创立的,也是为何命名为OpenAI,但现在却被微软掌控,成为封闭、利润至上的公司。」 今年2月,马斯克更在推特上大力抨击其变质,「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

在启动营利公司计划不久后,奥特曼便成功向微软执行长纳德拉(Satya Nadella)推销OpenAI,奠定了最初的10亿美元投资,这笔交易让OpenAI得以续命。


OpenAI还是OpenAI,奥特曼的初衷没有变

成立营利公司至今,OpenAI用49%股份换取微软高达130亿美元的总投资,在AI浪潮的推动下估值达到290亿美元,最新发表的GPT-4不再开源,种种消息都加剧外界对OpenAI是否会背弃使命产生疑问,担忧资本玷污这间非营利组织的成立初衷。

但奥特曼强调,微软非常尊重OpenAI的使命,让他们保留了所有核心原则,甚至是当其他公司抢先一步打造出通用人工智能时,也同意他们搁置手边研究,率先协助竞争对手安全地推出AI技术。

OpenAI还为投资者设定了利润上限,依照参与投资的时间最多获得7到100倍不等的报酬,超过上限的所有利润都会回归OpenAI的非营利机构。 换句话说,OpenAI实质上是将公司出租给投资者,至于多久才有办法「赎身」,则端看后续的营利速度。

OpenAI为投资者设定利润上限,依照参与投资的时间最多获得7到100倍不等的报酬,超过上限的所有利润都会回归OpenAI的非营利机构。


奥特曼曾向媒体表示,他早年职业生涯的报酬早已实现财富自由,经营OpenAI绝非金钱诱因。 即使公司转型营利,奥特曼也完全不持有OpenAI股票,与OpenAI间的金钱联系只有每年约6.5万美元薪资,以及持有曾投资OpenAI的Y Combinator无足轻重的股份。

投注心力于OpenAI,或许一部分原因在于奥特曼相信自己是少数真正能透过AI改变世界的其中一人。 怀抱着对AI发展的乐观,以及担忧AI惹祸的谨慎,为了实现通用人工智能重定世界秩序的终极理想,他仍会在AI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对这篇文章感觉如何?

太棒了
1
不错
0
爱死了
0
不太好
0
感觉很糟
0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More in:开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