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转变:教师在于创造,而非消耗

By -

我第一次见到 Stephen O’Connor 是在2007年的 NYSCATE (纽约教育计算机技术协会)会议上,他是威尔士教堂公立小学的一名五年级教师。

虽然我已经不记得他演讲的确切主题但是在我离开会议时所掌握的新信息帮助我能够在课堂上使用 Moodle(数字学习平台)。他给指出的服务器托管的方向,从而能够让我从事当时我最感兴趣的东西——MoodleDrupal 和 WordPress 的开发。

在他的另一个演讲中,我了解到有关授权内容,版权和知识共享之间区别的大量信息。一直以来,我都在 Twitter 上追随 Steve 的信息,到现在,他也仍然是开放教育资源的重要提供者。

Steve 在纽约阿迪朗达克地区的一个小村庄的公立小学教书。他本科在罗切斯特大学主修历史和东亚研究,后来在拿撒勒大学获得教育硕士学位。他在开源领域的主要贡献集中在开放教育资源 (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s )oer_logo_EN_2_CMYK

过去,我主要做与 OER 有关的工作并获得薪水。”  O ‘ connor 说。其中有几次,我让 OER 围绕特定的主题来开展工作。再后来,我拿到资金创建一个公开许可的多媒体类 P2PU (开放的网络学习社区)课程。

最近,他在开放内容这块的工作主要放在 EngageNY 。在这里,他创建了适用于小学五年级课程的数学和英语语言艺术模块。EngageNY

我采用多媒体的方式进行授课,用教学视频,作业以及一些其他的辅助材料为家长和学生提供支持和帮助。对我来说,真正有意义的是自由分享的理念,所以我创建了 ccss5.com 作为一个平台来分享这些资源。他说,尽管这项工作没有让我得到任何补偿,但我还是作为顾问/代理人来努力落实 EngageNY  的数学模块。我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机会做类似的工作,同时我也希望我大量的工作能够吸引更多的投资,这样就可以把之前在五年级上做的事情扩展到更多的年级。”

当我问 Steven 为什么在 OER 工作,他说,我觉得教育是一项基本人权因此通过创建教育资源并将其传播出去,我们才能清除人们接受教育的障碍。同时,我还觉得教科书产业并没有很好的为我们提供优质材料,他们不过是在财务上剥削学校。”

我问 Steven 究竟是什么让他能够一直参与到 OER 的工作中,他回答说,“虽然有时我会因为收到的反馈寥寥无几而感到失望,但是我知道成百上千的老师正在使用我的资源。这意味着我的工作能够让成千上万的孩子受益。”当我问及他最开始是如何对开放教育内容产生兴趣时,他这样回答我,

我对 OER 的兴趣源于我在开源社交网络平台 Elgg 的工作。我在开放授权、基于服务器的软件中受益很大,如 WordPress 和 Joomla。刚开始是 K12 Handheld’s 的创建者,Karen Fasimpaur  把 OER 带入我的视线,她自己将全部的努力都奉献在这个领域。在我和 Karen 讨论 OER 期间,我开始阅读 Creative Commons 的创始人之一,Larry Lessig 的著作。他倡导一种共享共鸣的文化,特别是我受益于开源的软件让我有更深的体会。大约在同一时间我开始了解《未来是湿的》的作者—— Clay Shirky 的工作。他的作品更加巩固了我一直相信的理念——人的一生应该去创造,而非消耗。”

当被问及他认为当今开放内容最需要的是什么,他热情地回应:

很多 OER 的内容已经脱节,尤其是对连贯性要求很高的领域,如数学。而最近这种情况也随着纽约教育部在公开注册课程中大胆加入 EngageNY 的数学和英语语言艺术课程模块得到改观。我认为制作和分享这些模块的衍生资源将引导开放教育资源被真正的利用。有许多 OER 的参与者感觉他们的资源没有被利用,我认为加载模块列表已经改变了这一点,所以这是管理资源的很好方式。

他继续说,我最近因为数学模块的工作被纽约州教育部联系。在讨论的过程中,我被告知我在模块上所做的工作刚好是他们期待的样子,但我是他们知道的唯一一个。我觉得这些 OER 的投资者们会明智地在全国各地广泛使用模块。

当我问Steven如何为他的工作内容申请许可证,他说,“因为我当前的大多数工作是从 EngageNY 模块制作衍生材料,他们用 CC BY-NC-SA ,所以我必须许采用同样的方式。但是我个人更喜欢CC-BY

 

原文链接:http://opensource.com/education/15/1/interview-stephen-oconnor-ny-state-education-depart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