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加强计算机教育

By -

SIGCSE计算机科学教育研究会2015年的活动将于34日到7日在密苏里州的堪萨斯市举办。

SIGCSE科技研讨会上会探讨一些关于教育工作者们在开发,实现,评估计算机程序,课程方面的问题。研讨会提供了一个分享关于摘要,实验室建设和一些其他教育教学方面因素的平台。并且这个平台是面向全年龄的。

Pamela Fox是可汗学院的一名计算机工程师,她是计算机科学教育破坏性创新组织的一名评审。我向她请教了她关于开源元素如何去适应现代教育计算机教育的未来的一些想法。

以下是一些我们对话的主要内容。

你的家庭是什么情况的?

我出生洛杉矶,长大在纽约。我的父亲是雪域大学一个计算机科学领域的教授。我的母亲是航天器学的程序员。另外我的父亲还成立了“大数据”MOOC(慕课)学院,我们一家都对这个领域很感兴趣。

你的工作学习经历是怎样的?

现在,我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芒廷维尤可汗学院工作,住在旧金山。我在从洛杉矶的南加州大学毕业以后,就回到了西海岸去了谷歌工作。后来又去了澳大利亚,三年前回到了海湾地区。我的工作是在开发者关系部研究谷歌地图的API,写一些文档和范例,这些就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但是不是专有技术。

我最开始学习HTML知识是在七年级的时候,在一年时间内,我建立了一个网站,专门教别人HTML知识,网站叫做“html入门,其实我也算是个初学者。这个差不多是我自己做的最早的一个官方的教育内容了。在那之后我做过一个电脑训练营的咨询师。在大学里,我组织了一个有关3D编程的工作坊。现在我利用KA继续学习数学。

为什么你要做免费和开源的软件呢?

我很喜欢教别人东西,也很享受去发掘把一件东西教会别人的好方法。我觉得当我开始新课程时我非常的兴奋,我会读着摘要然后说:“”我对人类很感兴趣所以我阅读了许多关于人类工作和行为科学的资料。在教学的过程中,我也是在教别人如何去学习,而我也一直是在学习,

我其实是一个开放资源的粉丝,这也是我在k工作的原因之一。作为一个网页开发者,我必须重新改造这个体系。我常常会说:真的么?我得解决这个问题?我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人么?不是的,只是有人做出来了却没有分享而已。许多这样类似的问题都可以靠开源的方式来解决。有些人也会问我:“如果我把我做的东西开源了,那我不就要失业了吗?”我不太相信我们的生活是这样子的。我就有一个朋友是做开源项目的,他同时也利用这个项目挣钱。他是同时开发了企业用版本,并向企业收取服务费。我也对如何利用代码赚钱很感兴趣。不过我觉得钱这一个问题还是开源路上的很大的难题。

我认为我们应该鼓励分享,孩子们习惯用抄袭这个词来表达。有些人复制了你的代码,孩子们就会说:“你看,他抄袭了!这时我们就应该告诉他们:“不,这代码是有MIT许可证的,它们都是开源的。

我们得教导他们学会分享。我们在如何教他们学会分享开源资源,甚至在了解他们会在学校里看到什么这条道路上还要走很远。我很遗憾SIGCSE编程学院没有相关的教学资料,它们正在解决人们要如何准备12个礼拜后的工程这个问题。我觉得今天我就是作为半个工程师,又作为半个教育工作者在这里阐述这个问题,争取把精英教育变成普及性教育。
我们能做些什么来提高计算机教育水平呢?

编程学院的学生一般都是非全日制的,或者是那些在大学里功课不太好的人。他们在尝试寻找如何去教学,并分享他们在学校中的经历。关于计算机科学的教育,他们有很多事情可以说,应该也在SIGCSE。像女生开发者联盟,女性编程者联盟这样的组织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但它们却没有和SIGCSE联系起来。我同时在参与女性马拉松和新手马拉松。因为现在的新手大多是女性,所以,如果你给那些新手们讲一些东西,你也不仅仅是对女性们说,也有一些男性。现在,我们必须承认那些“专为女性”的一些东西现在也越来越不在乎性别了。也许有一天我们也不用再担心了,但是现在我们必须提供很好的东西给新手们。

我很有兴趣知道我们的下一代要如何解决安全问题和隐私问题。我喜欢读科利·多克托罗写的《小兄弟》,这里面就提到了如何让孩子们去思考这些问题。我希望能找到一种方法,能很好地向下一代介绍这些问题。如果谁有很好的主意,还请务必要告诉我。

1 Comment to 我们为什么要加强计算机教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