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工具帮助儿童培养信息时代的创造力

By -

Youth Digital 搬进位于在北卡罗莱 纳州教堂山的新家了,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一大步。最初他们的克难办公室只比衣橱大一点点,而创始人兼经理Justin Richards只是个拿着笔电、四处教网页及图像设计的家教。如今,他们的豪华办公室内配备有齐全的会议室、录音室,甚至还有专属 3D打印机。

如果不用开源软件教孩子图像设计和编程的话,那样的代价可是非常昂贵的,然而这并不是李察斯和他的团队使用开源工具的唯一理由,重要的是,他们可以为学生客制化软件封包、或是有机会改善软件。 而且,无论你是坐在教堂山的教室里,或是在世界的另一端参与Youth Digital 的在线课程,每个人都可以使用这些资源。

李察斯聊了课程里的开源方式、他们团队的艰辛开始,以及他们如何帮助全世界的孩子学习技术、使他们将来更有竞争力。

interview-Q&A

(以下为访谈内容)

让我们从头说起吧。是什么让你投入技术与设计的?

大概就是《玩具总动员》吧。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玩具总动员》刚推出,那简直棒呆了。我爸是个计算机工程师,因此除了艺术之外我也热爱计算机。我看 见用3D动画玩具说故事,背后的潜力是多么惊人。我想学怎么做,然而当时唯一能找到的就只有 Youtube 上的 Flash 动画教学影片。于是我试着学了一 些 ActionScript,但是完全不喜欢。那根本就不像皮克斯动画嘛。

我又研究了游戏设计,依然找不到什么东西。最后我着手进行网页设计,这才发现了充满 CSS HTML 的新大陆。我狂扫 YouTube 和讨论会,然后花了好几个小时从无到有架设网页,虽然一路上跌跌撞撞,但那是很棒的学习经验。

之后我在大学修了文化伦理。起善心、行善本是桩美事,但往往因为所谓的「善」,使得被帮助的一方反而受到负面影响,尤其是在跨文化的状况下。要怎么帮助人而不会误伤他们?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得更好。

justin-richards

就学时我兼职做图像与网页设计。除此之外还有一份工作,教内城区的孩子科技,那是由圣路易斯小区发起的计划,希望藉此让处境为难的孩童上高中前能对 科技产生兴趣。(译注:美国的内城区是较旧、人口多且通常较贫穷的市中心,也就是贫民区)这项工作让我对救助贫童及科技教育的两项热忱得以同时实现。

那你又是为什么会投入开源呢?

我爸在罗马尼亚的孤儿院帮忙架设计算机。从我九岁开始的十四个夏天,我们都会把别人捐赠的、好几年的旧计算机搬到罗马尼亚,所以那时候我们就使用很多种 开源的玩意了,比如说 Linux OpenOffice。这些小孩一满十八岁就会被踢出孤儿院,为了让他们有谋生能力,我们想出的办法就是提供课程让那些 孩子们学习使用计算机。

是什么促成你当老师?

老实说我从来没有特别期望当老师,不过我热爱教导网页设计。在圣路易斯的时候,我们拿到一大迭阙漏的手写文本,然后要根据这堆纸去教一套三十八年前 的网 页设计,这简直莫名其妙。所以我很快地写了一个网站,然后用自己编的课纲取代。于是在课程的第一天,孩子们就可以建出自己的网页首页,并且在最后一天发布 网站。之后这个概念也成为我们所有课程的核心:第一节课便实际操作,最后一节课发表成果。这也能让他们体会现实中的项目是如何完成。

在你的课程中,孩子们会用到哪些工具?

在不造成经济负担的前提下,我们希望能给予孩子们专业可靠的就业能力,依专业规格打造的开源工具因此受到我们的青睐,比如Gimp InkscapeEclipseBlender等等。就拿 Blender 来说吧,像这样的产品一般都要约3500美元。虽然有些会提供教材折扣,但是 我们这里的孩子绝大多数都没有凭证能换取免费的 Autodesk。所以我们爱用Blender,不仅是因为我们可以自定义适合孩子的界面,更重要的是它能反 映其他业界使用的软件。比方说,如果你学了Inkscape的画笔工具,你就等于学会了Illustrator 或其他任何一个向量绘图软件的画笔工具。

总而言之,与其教孩子们怎么使用特定几种软件,我们宁愿把重心放在设计与发展的基础上。你之后可能会在不同的地方、为不同的人设计软件或游戏,使用 的工 具和语言也可能会因此有所差异,甚至可能每年都不一样,唯有制作过程是不会改变的。因此我们课程的出发点就是告诉你:「你在做什么?」和「为什么要这么 做?」

开源工具的另一个优点就是可以自己建立安装精灵。如果我们用的是 Adobe,那就免不了一堆麻烦的步骤:申请一个账户、核对这个、执行那个……。相对地,开源工具就简单快速地多了,马上就可以开始工作。

如果开源工具对你来说不合用,你可以加以改善。这也在你的工作范畴内吗?

事实上,我昨天晚上才在调整 Inkscape,它处理图形的方式和我们的课程期望有落差,所以我们正加一些东西进去。不过嘛,我们也改了很多用户界面(UI)就是了。虽然我们自己的版本做了很多扩充,但是使用上就和原版一样易如反掌。比如说 Blender,在我们的动画教程中提供一些位置来存正确 解答,这些位置也可以用来下载一些额外的模块,孩子们只要下载这些位置封包,按一按鼠标,就能把模块装进 Blender。我们做的大部分延伸都像这样,用 意在于提供孩子象样又友善的函数库。我们不希望课程一开始时,他们面对的是两个单调的立方体。

如果你能有非常棒的角色和一大堆酷炫的背景元素,用户就能立刻做出一些漂亮的作品,并从中获得乐趣。这就是我们钟爱开源软件的理由──我们可以走出自己的路,甚至将它回馈给原计划。有些功能是只为了特定对象才做出来的,它们就不会接受,但是绝大多数的想法都会被采纳。

你的教育核心主义是?

分解设计与研发的流程。以应用程序设计来说,你要先处理 UI,接着架设后台,经过 beta测试(产品上市前的试用)及用户测试之后才能发表。我曾经 跟孩子们开玩笑说:「或许在一百年内,人类就能做出会写程序的机器人,但我们还是要概念化、除错、设计、研发这些机器人。这是亘古不变的事实。」

Youth Digital 是一个营利企业。是否有什么理由让你决定不把它设为非营利组织?

起初我只打算教书教到足够让我在杜克读研究所。最一开始我们也挣扎过,到底该不该以非营利组织的形式经营下去。那时我已经在圣路易当志工教书两年 了。总 的来说,我的想法是:藉由我们的课程,来巩固现存非营利组织的社会关系,因此一直到我搬去达拉谟之前,我就先赶到这里来和非营利机构、学校和家长会晤了。

基于种种理由,虽然学校和非营利机构都表示有兴趣,但之后却一直没有联络我;相对地,家长们却早在我搬来这里之前,就在我们的各个据点报名了,都是 托了 他们的福,我们才能有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他们。寻求外部教育资源的家长越来越多,但是学校却没能响应这股趋势,也没有提供真正能激发孩童学习热忱的教材, 所以家长转而选择我们。现在我们也和一些当地的非营利机构合作,让他们的学生来上我们的课。

总之,选择营利可以说是历史因素吧,我猜。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理念因素:作为营利组织,我们必须要有优质的产品,否则不会有人买,而这个压力也使 我们 更专注于改良产品。因此我们认为,在营利模式下运作,能促使我们为学生做到更好。我希望参与我们课程的任何一个学生都能有最棒的收获,不论社经背景──就 像我在教圣路易斯的孩子们时,希望能给他们最好的一样。

我们的经费大多用在两部分:新课程研发和支援。我们的营运模式让我们得以研发世界级的课程,以及很快地创造出符合尖端科技的新课程(比如说 3D打印)。 另一方面,可靠的技术支持对学生与家长而言更是重要。这些学生的年龄层大概在八岁左右,学习新科技时卡在技术问题对他们来说可是严重挫折,而在大量网页、 视频、部落格中查数据不仅费时,更让他们有可能被网络的潜在问题所影响。我们的支持团队能确保孩子在安全的学习环境下,让他们可以放心的专注于眼前的课 程。

Youth Digital的未来展望是?

最让我期待的就是我们的Enterprise计划──横跨学校、营队或是课后辅导都,每个领域都能提供我们的课程。这个计划已经经过测点,正在做最 终确定。不过一旦要做,我想它很适合做为一个非营利计划。这将会让我们的学生有机会透过 Minecraft 学习 Java、设计他们自己的应用程序、创造他 们自己的3D动画,甚至更多。

原文链接:https://opensource.com/education/14/9/teaching-digital-creativity
本站经许可编译自正体中文原创翻译:
http://www.opensource.net.tw/node/20

聞其詳,英文ID:bootingman,是“booting” 加上 “man”的一个合成词。 术语“booting(引导)”是“bootstrapping”的简写,描述计算机从零开始启动的过程,同时也表示一个古老的谚语“通过自力更生而出人头地“。 “引导”的思想在于一个困难的、复杂的目标可以通过一个小的动作开始,然后以这个小的动作为基础,一步一步地达到期望目标而完成。这也是我想做和正在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